石墨采访---(东方主义)

主持人:今天我们又请到了陈伟峰, 陈老师,请他帮我谈一下东方主义。这也是市场上对我们陈老师的一种看法,觉得他是做中式的,他自己想对这个事情一个澄清也好,一个讨论也罢:

设计师: 大家好!

主持人: 东方主义和中式风格有什么区别呢。?

设计师:
   其实说实话我也讲不清楚,但是这个社会上面有很多的叫法比如说,东方主义, 中国风,新中式,现代中式,禅意东方等等其实归根结底的话在我看来其实都是属于中式的一种大范围。但是你要定义他的话 一个具体的东西 ,你要讲的话也讲不清楚,他更多的是一个文化的范畴吧,他的包容性太大,它可能是一幅画,可能是一首诗,也可能是一段音乐...你把他框在这个室内范围里面可能有点小或者说还有点局限,或者说我们现在理解的这种东方主义的东西其实面很广的 你要我去定义他,我还真不好去定义....

主持人:  
  反正我接触的一些特别是女性客户,不喜欢中式风格,她们对中式风格的印像啊就是茶客,古板或者说就是拘谨....

设计师:
  其实这也是一种误导,也是现实!其实中国的女性包括很多年轻的男性朋友她们都会比较不喜欢这种风格,其实这里面可以分析几种原因  第一个的话首先是我们设计师的自己原因,设计师没有做出或者延伸出我们中国人的一种好的生活形态出来,其实我们是有责任的,你没有做出一个让我们大众能够接受的东西,一种建筑的类型时代 一种室内的风格延伸了几千年突然到了我们这个时代他就比较式微了,那么这个东西,设计师肯定是有问题的,他没有把这种生活方式跟上这个时代的节拍;这是一个方面还有的话我们其实会被一些所谓的主流的媒体所误导,那么中国人的生活方式 我们年轻我们从小时候开始接触到的 其实是不太阳光 不太健康的东西;尤其是纯中式的东西的,比如说影视的东西,有关中国人的东西,有关中国人以前的东西,我们的口号是反封建,反封建就导致我们也反建筑甚至破坏建筑,反我们以前的艺术形态,那么的话这种的话就会造成对以前的一种否定。{像文革},那么的话我们对以前的文化感觉总是有问题的,从而导致我们后来的印像就是不要这种东西!电视里面呈现的那种大宅,要不就是很压迫,要不就是很封建,鬼屋啦,要不就是几房姨太太争权夺利的等等不好的印记.....我记得马未都先生讲过,他在80年代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到过很多很多红木家具,因为在那个年代很多人都否定这个传统的东西,觉得这个东西是不美的,糟粕,然后那个东西就不要了他就很便宜的捡过来。现在是一个室内文化的复兴了,那么这是从我们这种权利上面导致这种社会的扭曲,所以就是说年轻人对这种东西有一种误区.....

主持人:
  问题是我也有这个误区,你说我们去这个张谷英去看,当然我们作为去文物去旅游,感觉是有点新奇的。你说这个张谷英的民宅啊。岳阳那边 我去那么看也确实觉得 是觉得阴暗,潮湿而且是个四合院,他是爸爸住这边, 弟弟住那边,妹妹住这里,然后这种忠孝的感觉,本身很我我们这种家庭结构也好,当然忠孝也有,但是我们现在是小家庭啊,  财务自由那么那个环境他到底我也没感觉到

    设计师: 其实我们看那种的话,首先我觉得张谷英先生的民宅在所有的民宅种他不算最好的,因为我到很多的地方考考察过,包括福建的土楼啊,徽派的建筑,北京的四合院啊,等等。其实这些东西我们都去看过,那我们看这种东西是要用发展和历史的眼光去看他,你现在去看林风眠的油画;好像真的不咋的!因为有时间差;你去看青铜器;好像放现在也没什么用;你看汉代的漆艺,好像只能活在汉代;可是你看日本做的精美漆艺,你就会发现是我们没有延生其生命力,但他是一脉相承的......所以说设计师有责任,社会也有责任还有一和重要的是这种建筑他没有延续他的生命力,再看张谷英我们看到的是他这种围合和的形态包括在当时几百年前的时间段的社会价值和功能价值。首先是说张谷英,张谷英他是一个围合的 从安全性的角度来说他是非常安全的 他所有的家族人员住在一起其实是很团结的邻里关系,外人想要进入其实是很难的,他首先是一个防御体系然后的话他是一个伦理体系的东西。就像你刚刚讲的 他有主次分明的东西在里面,然后他的室内和室外其实是一个互动,天与地之间,室内与室外等等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我们是要看这种东西在其建筑魅力。而不是说我这个木头烂掉了就是很陈旧的,因为他的建筑已经有几百年了,当然要烂,当然要腐化,这个是自然规律;所以我们当代人的话怎样去把这种生命力延伸下来。这是我们要思考的东西。就是你要看到他背后的他所承载的东西,价值在里面,而不是看他表面形态的腐朽的 ,腐朽是必然的。然后我们看日本人那种老建筑保存的很好,因为不断的有人去修复他,不断的有人让他的生命力得以延续,甚至说他的形态以新的方式出现,我们去看的话不是说去复制他的东西,我们是去看他骨子 里面的东西,透过现象看本质,而不是停留在表面上看单独,而是看他的本质.......

    主持人:陈老师你这个对我还是有很大的启发。你这种说法是不是更像西方美术运动的那种概念呢,就是要保留传统手工艺反对流水线生存!

    设计师:这个不对,我觉得这种方向是可以同步来发生的。因为传统工艺我们要有,但是现代工艺我们一定也要有,因为当代的建筑和社会结构以前是不一样,因为我们更多的是保留其中精髓及工匠精神,精髓是文化体系更重要,可能这个空间没有中式元素,但他可能就是一个东方的的住宅空间,他是一个东方的精神思考。工匠精神主要是要有对细节入微的追求,这个时代缺失这个东西.......

   主持人:现在做这种东方风格一个是王澍 还有就是想日本人的那种建筑,算是这种大概念,像妹岛,隈研吾。

   设计师:对。你看像妹岛这种做出来的东西其实是很有味道的。非常现代但你能感受到日本的现代美学在里面。包括安藤。你们够感受的到日本的这些大师他们其实也是代表日本这一个群体的审美方向.....

   主持人:日本的那个设计师是发展不一样,我这次去杭州,王澍的一些建筑我都看了 他做的那个教学楼,教学楼做的像个迷宫一样的。转着转着就转不出来了

   设计师:那个我去过,那个在没获奖之前我就去了,我觉得这个设计比较有意思,其实那时候我一直关注他们,我们中国内地的几个设计师,一个刘家琨,张永和,马岩松都还比较喜欢......王澍我的理解他其实是当代中国建筑的一种方式,自然,人文,哲学的思考.....

主持人: 王澍的那个建筑确实让人感动

设计师:你去观察王澍这个人你会发现王愫这个人他是非常热爱传统的一个人,他为我们一个当代中国建筑这样一个形态。
主持人: 王澍的那个工作室好像叫业余工作室吧?

  设计师;对他这个业余他其实是在对抗一种主流的东西!他想要的主流可能是他现在的业余,比如说他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园林,书法等等!安藤其实也是业余选手!           他会要他的学生去练书法,种菜等等,其实在大众看来建筑业其实和书法没什么关联但他觉得这个东西很重要,要变成他的一个融会贯通的一种语言,当然西方的东西肯定也是要了解的,正所谓‘功夫在诗外’,但最重要你要找回你的文化原点....

  主持人:那今天也感谢陈老师对这个东方风格的访谈 谢谢陈老师
  
  设计师:谢谢大家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