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艺术家网的采访-----陈伟峰:设计.瘾君子

  “设计是有时间的。”在一家咖啡馆七八平米的包间内,设计师陈伟峰对着那已经略显陈旧的室内装饰脱口而出。在他眼里,设计师所设计的的每一个不同的空间都会表达出不同的时间诉求。“比如麦当劳的室内设计,虽然不是那么艺术,不是那么地赏心悦目,但是,它的设计是非常经典的。经典在什么地方?那就是,它既能吸引人走出去,但是,只要十五分钟,顶多半小时后,就会让你想走出来。”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每一个麦当劳的消费者都在麦当劳的座位上待上一个小时,那麦当劳恐怕就做不到世界快餐之王的宝座了。这也是设计的商业价值之一部分。

至于我们身处的那个咖啡馆,简直谈不上设计,只能说是装修。人造大理石桌面逼得人不得不直腰板,壁纸已经暗黄,图案黑黄、压抑。然而,陈伟峰调侃说:“这也许正是符合它的商业诉求,就是要让人流动起来,是网吧,能刺激消费它的产品。”

看似随意的调侃,却表达了一位职业设计师对商业空间;对周遭空间、环境、家具、陈设、艺术品及商业空间的嗅觉!

如果是家居空间设计,设计师则要让每一个走进家门的人,感到彻底的放松,随意地塌陷于沙发之中,慢慢地沉浸在家的氛围之内,甚至不舍得外出。这是设计的另一种时间价值。

在室内设计界已经摸爬滚打十多年的他,在任何的场合似乎都会不由自主地关注着不同的设计,品评、咂摸,也是在学习。最近考察王澍先生的象山建筑,已成为本土化与国际化融洽无间的一个设计代表作,也为众多中国设计师提供了一个典范,也让人进一步思索什么才是现代的中国设计?
陈伟峰说:“二十几岁的时候,我几乎就不能接受中式设计,也不欣赏,可是,三十岁以后,慢慢地就开始欣赏、喜欢,甚至开始追求。”他觉得,这是年龄和阅历的自然结果。三十而立。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国人要站稳自己的脚跟,中国设计师的根基也不可避免地扎向中国的传统。陈伟峰开始思考,开始探索中式设计的真意... ...

在他自命名为《舞蝶迷香径》的设计作品中,初步显现了部分想法。他自己在博客中写道“在当代中国甚至还不是完全找到一种真正能表达现代中国的表情,也许是因为它太广博精深,不易于单纯的表白或亦这种广博本就是他的神髓之所在......”的确如此,在传统的中式设计里,随处可见的都是蕴含着极为丰富文化内涵的东西,哪怕是一处极细小的装饰,也往往有着极渊源的文化讲究,只有沉浸在传统文化中的人才能读懂它们!

在《舞蝶迷香径》的空间里,他希望避免使用太多的中式符号,但符号总是存在,比如客厅吊顶的如意造型,比如室内摆放的瓷瓶。更多的是,我们能看到一些创意,能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温情。整个空间所营造出一种业主所希望的“归隐之后享受安宁与平和之境”,陈伟峰说,“其实,就是找回中国传统思维中闲和玩的心态。”这也是他自己的理想生活——“理想生活?‘闲’是一种优雅的闲!‘玩’是对天地万物的品位!像清代李渔等等!或者是国画里头的士大夫生活,有可以玩的人,有很文化的游戏,有很棒的原野,有不受污染的出色的园林。”一切仿佛是宋画的场景,纵情山水,驰骋丹青,把玩物品,通过物件构造精致人伦关系;不为衣食困,不受权欲扰;亦或陶渊明“良田数顷,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口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恰然自乐... .... 他希望在仓促而苍白的都市生活中,让大家知晓,人生其实就是无穷趣味点缀着悲凉无趣,而那些趣味正足以让你留恋生命!

“意境”,陈伟峰认为,或许这就是中式设计与西方设计最大的不同。宋徽宗的词:“舞蝶迷香径,翩翩逐晚风”,十个字所描绘出来的意境,足以让人沉迷。宋人的生活,千年前的设计,也是陈伟峰极为欣赏与叹服的。陈伟峰说:“宋代人是贵族式的生活”。明式设计更是让他赞叹不已。那极简约、极实用、极美的明式风格,跨越了时代。然而,当下的中国设计还很难追赶上曾经的辉煌。陈伟峰感慨,这其中既有设计师能力的限制,更多的则是因为“设计就像是中彩票。设计师有很多的想法,很多自己极为得意的想法,可我们必须遇上能够欣赏创意的业主才能够实现。”现实却是业主们即使完全不懂设计,也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干涉设计师,甚至完全扭曲设计创意。为此,设计师不得不主动地去适应市场,适应业主的需求,而如今整体的欣赏水平并不高,审美的人文趣味仍有待提升设计的品味反映出整个时代的美学及品味的特征.中国精神的回归还需要耐心的等待。

虽然渐渐钟情于东方设计,但他也始终未曾放弃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仍然极度尊崇古典主义。有人问他属于哪种风格,他说自己是跨界的。这真是极高的自我期许。风格是一种趋势。风格有时也是某个艺术家、设计师有意的追求。然而,自由出入于不同的风格之间,古往今来只有极少数的大师才能够做到,譬如毕加索、杜尚、博伊斯。面对业主们萝卜白菜各有所好的风格需求,陈伟峰坦言,设计师不能停留在某一种风格上。在陈伟峰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舞蝶迷香径》,也能看到《朋克精神》,《当代空间启示录》《东情西韵》《轨迹.诱惑》《后院..马王堆》《湖上 . 清风》《朋克精神》《山.河.会》也有《湄公河之魅》《醉.花梨》《下午茶》,甚至,还有《妇产科主任和包豪斯》这样冲突四起的设计,真是截然不同的特点,大相径庭的设计语言,十八般武艺似乎样样精通然而,更多的是一名青年设计师的左冲右突和竭力探索。

追求风格,或者回头去总结显然不是三十多岁的陈伟峰所要做的事情。他只是对生活,对世界,对周围的人和事,都抱着一种潇洒的享受的态度。他喜欢摇滚,也聆听古典交响乐;可以手捧一册书于窗前,也乐于和朋友漫无目的的游走;也爱和装修师傅们聊聊天。陈伟峰喜欢这种天地万物自然而朴素的美。这也是中国人对待生活的态度,面向现世的生活,不论是安贫乐道,还是富而不骄,现世人生总是享受的。这种态度曾经将古代中国设计推向巅峰,也形成了当下社会对设计的巨大市场需求。

“设计师的任务就是让人们享受空间,享受生活,不停地从一个范畴离开,进入另一个范畴。也许,那个时候他仍没有所谓的风格,而只有不停行走的脚步,永远的在别处... ...
原文出址:http://renwu.chda.net/show.aspx?page=1&id=509&cid=14



[本日志由 admin 于 2012-07-16 11:03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内 容:
验证码: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